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超级传奇商店 第148章服不服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4:39

超级传奇商店 第148章服不服

枝繁叶茂的山林里,地面并没有像那些原始丛林一般到处都是荆棘,反倒显得很宽敞。

“小爷,咱们现在去哪里啊?”走在顾元叹旁边的左无常,拨开一片巴掌大挂垂下来的树叶问到。

从开始对顾元叹的不屑到害怕,一直到感激,他的心路历程简直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就在五分钟之前,当顾元叹挡在他面前,说了句“我倒要看看什么叫大宗师”的时候,左无常对他已经升级为崇拜了,人家这是明显拿他当自己人对待了。

至于那个“大宗师”,现在已经去和阎王爷比武了。

顾元叹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随口道:“当然是去追他们去。”

“可是……”

他没有解释,而且确实没法解释。

防人之心不可无,难道让他说、他其实早在进入死亡盆地时,就在沙昱身上下了一味中药追踪粉?

这种药的成分很古怪,是他偶然之间调配出的,而且味道也比较奇怪,一般人根本闻不出来。

后面的秦芙两人显得萎靡不振,几十个小时没合眼了,再加上精神一直高度紧张,是个人都受不了。

“前辈~”

听到秦芙的声音,顾元叹顿足看了过去。

之前明艳动人的秦芙,现在顶着两个大眼泡,脸色非常憔悴,再加上手上脸上到处都是血渍、以及干裂的嘴唇,哪还有一点“情妇”样?

“能…能不能休息一下?”

顾元叹考虑了下还是摇摇头,“这里非常危险,不宜久留,咱们还是继续走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知道你们想另寻出路,但我告诉你,这里没有水源,而且有莽兽的讯息,胡乱走动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你们自己考虑吧。”说完继续朝前走去。

也就是看这两人一块并肩战斗过,要不然就这样两个“拖油瓶”,顾元叹真不会管他们死活。

后面两人站在那里考虑了会,最后还是跟了上来。

“轰轰轰……”一阵激烈的交战声从前方传了过来。

“你们不要过来,我去看看。”留下左无常几人,顾元叹一个纵身跃到了虬结的古树上,随后几个跳跃便消失在了树林间。

……

“燕痴,你不要太过分了!别人怕你们燕家,不代表我夙阳秋也怕。”说话的是个四十开外的中年男人,此刻披头散发,一身劲服也被剖开了数条豁口。

尽管话说的很硬气,但持剑的右手却在不停抖动着。

站在对面的是个同样一身劲服的男子,星眉朗目,留了一头飘逸的长发、学古人在头顶挽了个髻,上面还插了根道簪。

“是吗?既如此,那就再接我一剑。”说着这个叫燕痴的青年,一个梯云纵朝夙阳秋攻了过去。

剑气横飞,火星四溅,两个人的招式都是大开大合,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青年人一直在压着对方打,而且有拿他练剑的意思。

轰~

中年男子被一剑拍在胸口,身体直接横飞了出去,撞在对面早已寸草不生的岩壁上。

“噗”的一口,夙阳秋吐出一团鲜血。抬起头后用恶毒的眼神看着对面青年,“我到底跟你有何冤仇,你要如此欺我?”

“欺你?呵呵,就你这样的老朽之物也配拿来给我欺负?”

被一个年轻人这样毫不留情的羞辱,中年男子大吼道:“我跟你拼了……”说着连手中青锋剑也抛却了,直接以一双肉掌迎了上去。

“没意思~”青年男子摇摇头,嗤笑道:“拼掌法?难道你不知道我燕家是以什么见长的吗?”

说着青年男子一双肉手竟然变成了莹白色,甚至隐隐冒出冰寒之气。

“让你见识一下我燕家的寒冰掌!”说着身体微微往后弓去,跟着一双手朝前缓缓推去。

噗~

青年男子的手心里竟然冲出一股白茫茫的气体,排山倒海般撞向扑过来的中年男人。

哧……

还在半空中的中年男人,身体直接被冻成了一坨冰块,噗通一声摔落在了地上。

远处一棵百米高的古树上,顾元叹正窥视着,见到青年男子这恐怖的一掌后,同样震惊不已。

自从有内劲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带有术法的功夫,简直跟火球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一个是火、一个是冰而已。

沟壑间的青年男子看了会地上的冰尸,随后便作势欲走的样子,就在这时,青年男子突然抬手一掷,一道锐芒闪电般朝顾元叹藏身的地方射来。

隐隐感觉不妙的顾元叹,没敢硬接,而是一个飞身远远离开了那棵古树。

“轰”的一声巨响,数人合抱的参天古树被炸的稀巴烂,轰隆隆朝树林里倒去。

“看你往哪里跑?”

沟壑下的青年男子、兔起鹘落间已经上到了坡上

超级传奇商店  第148章服不服

,跟着身体一纵朝树上窜去。

正在古树间跳跃的顾元叹、心里也在暗自感慨对方的警觉。

想自己堂堂大宗师,距离先天只有一步之遥的人,竟然被人察觉到了气息,实在是不可思议。

等离开爆炸范围后,顾元叹也没继续逃了,站在树梢上等着对方的到来。

后面青年几个呼吸间已经来到了顾元叹对面的树上,“怎么,不跑了?”

“跑?为什么要跑?”

“呵,口气不小嘛,那我燕痴倒是要见识见识。”

听到这个年青人就是五羊城燕家的绝顶天才燕痴,顾元叹楞了一下。

据说这个人是个天赋卓绝的武痴,年纪轻轻已到了宗师地步,不仅是整个燕家大力培养的对象,更是年轻一辈中顶尖的高手。

现在从这个燕痴身上毕露的锋芒来看,他分明也进入了后天大圆满;只不过时间应该不长,还没有彻底稳固下来。

顾元叹手一挥,一把三尺青锋已落入了掌中,“原来你就是燕痴!”

“认识我燕痴的人多了去,不过大多数都成了死人。”燕痴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到。

从燕痴傲气冲天的语气里,顾元叹分明听出了“道心”。

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是很多修炼之人必不可少的素质,但大多数人都是引而不发,而燕痴这个人分明是故意为之。应该是准备以霸绝天下的气概,打到天下无敌为止。

“那就让我看看你怎么打到天下无敌?”说着顾元叹直接冲了上去。

“来的好!”

见他居然抢攻,燕痴一声大吼、手中长剑带着茫茫剑气朝他刺了过来。

【基础剑法】除了带给顾元叹精湛的剑法外,也同样让领悟了面对这种招式时的破解之法。

此刻顾元叹一声大吼“破剑式”,来了个横扫千军,激荡的剑气席卷四方,瞬间破了燕痴的上百朵梅花剑芒。

两人交击的气劲在丛林间激荡起伏着,如平地起了十二级飓风般,树叶瞬间变成齑粉,腰粗的大树更是连根拔起,不堪两位大宗师的摧残。

“轰轰轰~”两个人分开之后,再次撞击在一起,随后在半空中就拼击了起来。

顾元叹根本就没想过以火球术取胜,因为燕痴的“武道之心”也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要在纯武力上压服对方。

从天上打到地下,又从地上打到对面的群峰沟壑间,两人一路所向披靡,路过的地方到处都是残枝断树,把所有沟沟坎坎都犁了一遍。

此刻燕痴脸上满是兴奋之情,嘴里呐喊着“痛快”,手中的攻势却愈加凌厉。

燕痴试图压服顾元叹,而顾元叹又何尝不是在拿他当磨刀石?

从练出真气为止,他见到的都是普通人,或者是相去甚远的,连让他战斗的欲望都没有。

直到今天遇见这个旗鼓相当的燕痴,才算尽兴。

……

二十分钟后。

尽管很欣赏对方,但毕竟双方现在是敌人,从他之前狠辣的出手来看,同样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已经尽兴的他,懒得跟燕痴继续争斗下去了,挥舞起铁剑当刀劈了下去。

“轰~”

“轰~”

“……”

毫不吝啬真气,每一刀都有莫大的威力。

“服不服?”

“给我去死!”

“那我今天就打到你服为止!”

这种年轻一辈的高手,将来成长起来多少是个祸害,为了以防万一,他今天誓要破了对方的道心。

“轰~”

面对纯真气的比拼,燕痴有点吃不消了,但他的武道之心又绝不允许他说出“服”这个字眼;至于“逃”,燕痴从生下来以后,字典里就没有这个字。

“服,还是不服?”

“我不服!”

“啊……”半空中的燕痴托着肩膀上“重于千钧”的铁剑,赤红着眼睛呐喊了起来。

“不服,那我今天就杀了你!”

顾元叹已经偷喝了两瓶魔法药,体内的真气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再反观燕痴,此时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托着铁剑的肩膀甚至都颤抖了起来。

“嘭~”

燕痴重重摔落在了地上,耳后一柄冰凉的铁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我现在再问你一遍,服,还是不服?”

面对顾元叹决绝的声音,燕痴那张完全扭曲的脸上充满了不甘。

看着顾元叹那张比他还年轻的脸,心里疯狂呐喊道:“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泉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泉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泉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泉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泉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