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红会开晒玉树地震捐赠信息秘书长回应三大质

发布时间:2019-06-09 04:51:37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好用吗
生物谷灯盏花品质
云南生物谷产品

“该平台包括财务审计报告、捐赠查询、项目查询、收支数据、援助项目、相关资料等内容。通过这个平台,公众不仅可以查询到青海玉树地震的捐赠信息和援助项目信息,还可查询2010年1月11日以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账号的捐款到账信息。同时,还能了解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捐款管理、救灾响应流程及监督管理等工作。”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今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

此前,红十字会因“郭美美事件”而深陷信任危机,其捐赠收支信息也被友描绘成“千呼万唤不出来”。对该信息平台的试运行,不少友表示:“捐赠信息终于可以到阳光下晾晒晾晒,虽然数据的科学性尚待考证,但最起码走出了第一步,是骡子是硕鼠拉出来遛遛!”

583万元督查审计费符合规定

王汝鹏向中国青年报表示,红十字会从2010年底就开始酝酿在原有的“中国红十字会捐赠者数据库”基础上开发建立这个平台,今年3月正式启动该项工作。经过将近5个月时间,推出了今天上线的这一试运行信息发布平台。

在该平台中,向青海玉树地震灾区捐款的收支情况,成为首个“阳光下”的数据。

在查阅该平台的数据后发现,根据红十字会公布的数字,截至2011年6月30日,红十字会总会共接受玉树地震捐赠款物共计23.8472亿元,其中支出款物23.7889亿元,待支出583万元。

该平台还公布了捐赠款物的收入来源,以及捐赠支出情况。

在投入抗震救灾款物项目里,红十字会总会用于灾后重建项目支出为21.2011亿元,占最大头,为88.9%;此外,紧急救灾的支出有7376万元,占3.1%;社会救助项目支出为1.8328亿元,占7.69%;用于救灾工作的相关支出174万元,占0.07%;而待支付灾后重建项目督导检查、审计等费用合计583万元,占0.24%。

对于“余下583万元做督查审计费”,有友质疑:“去一个只有30万人的自治州督导检查审计灾后重建项目,需要花掉583万元吗?”

对此,王汝鹏向中国青年报回应表示,这是按文件规定比例,预留的审计、检查督导和项目评估费用。“因为重建工作还没有结束,这些费用目前还没有开始支出,等上述工作执行完成后,同样要向社会公布具体使用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提前捐款说不成立

在中国红十字会的官方主页上,有“快讯”显示,目前,玉树地震的捐赠者可以通过该平台,查询2010年1月11日以来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的信息,其中个人捐款10万元以上和企业捐款50万元以上的,不仅可以查询到捐款信息,还可以查询到相对应的援建项目及善款的具体使用情况。

面对“玉树地震捐款信息发布”查询平台,有友在微博上指出:在这个查询平台里,输入一些常用的名字,发现大量的捐款都发生在2010年的1月、2月、3月。有一位叫王刚的,2010年1月4日就为玉树地震捐款10元,而3个多月后地震才发生。难道是玉树地震前3个多月,就有人捐款?“提前捐款”的情况,引起友热议。

针对此质疑,王汝鹏秘书长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提前捐款”之说并不成立。

“这个信息发布平台的捐款查询,并不只限于玉树地震的捐款查询,2010年1月11日以后的捐款都可以在这个平台查询到。”他表示,即便是玉树地震发生后的捐款,也不一定全是捐给玉树的,也可能还有捐赠给其他公益项目的。

“财务部门是根据捐赠人的捐赠意愿,来区分捐款类别并计入不同的财务科目的。”王汝鹏秘书长告诉中国青年报,“微博中提到的上述捐款人,如果是在玉树地震发生以前捐赠的,那就肯定不是捐赠玉树的,也有可能是捐赠西南抗旱或其他公益项目的。”

“李连杰捐930元”系录入错误

在使用“玉树地震捐款信息发布”查询平台后,另有友质疑:“身家几亿的李连杰,在2010~2011年间,经这个系统查询,共计捐款3笔,合计930元,这个数据正常吗?”

针对此质疑,王汝鹏秘书长告诉本报,这个问题其已向财务部门进行了了解,此非李连杰的捐款,而是匿名捐赠人给李连杰壹基金计划的定向捐款。“是工作人员在录入数据时发生的错误,误把捐赠项目录入到捐赠人一栏了。”他表示,“在此,向大家表示歉意。”

努力公布花的每一分钱

对于红十字会开“晒”的捐赠信息,不少友在肯定的同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红十字会总会要“晒”账本,地方红十字会和红十字基金会也该“晒”。“为什么只公布了一些粗线条的收支数字,每一笔捐款的用途、去向,是不是也需要‘晒’?否则,很难让人信服。”

对此,王汝鹏回应称,红十字会正在致力于完善信息管理系统的功能,逐步实现“让每一笔捐款都能查询并知道使用流向”。

王汝鹏告诉中国青年报,红十字总会已经向全国红会系统,提出了“两公开两透明”的工作要求,要求各地方红十字会和红十字基金会参照总会的做法,逐步建立依托于互联的信息发布平台,实现财务收支和捐赠使用信息的公开透明。“希望通过这个发布平台的建立,为全国范围内的红十字会系统,提供一个示范。”他说。

王汝鹏还表示,虽然目前能查到的只是2010年1月11日以后的捐赠,但今后,能够查询捐款的时间范围将进一步扩大。

“由于中国红十字会接受的捐赠数据十分庞大,仅玉树地震的捐赠就有数十万笔,汶川地震的捐赠更是高达两百多万笔。捐赠数据的录入、处理需要一个过程,因此,目前能查捐款的时间范围有限。目前,我们正在着手建立中国红十字会的捐赠人数据库,随着这个庞大数据库的建立,今后捐款查询的时间范围将进一步扩大。”他说。

此外,针对一些友提出的同名同姓捐款者太多、难以区分等问题,王汝鹏秘书长表示,“这些也都是我们今后在捐赠数据处理方面要进一步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红十字会此次开“晒”账本,令民众对日后的公布情况,也充满期待。而“细化”账目,公布每一笔捐款的用处,公布红十字会运行花的每一笔钱,成为舆论的主流意见。“帐篷采购价是多少?重建的学校中标单位是谁?中标价是多少?助残项目帮助的残疾人是谁?每个人用了多少费用?这些都是我们想了解的问题。”有友在微博上表示。

王汝鹏告诉中国青年报,公布红十字会花的每一分钱,也是红十字会今后的努力方向。

“在玉树地震捐款支出中,目前只有个人捐款10万元以上和企业捐款50万元以上的捐赠方,能查到具体使用情况,而小额捐款还难以每笔都查询到,这是我们做得不够的地方。其实,社会救助项目的援助资金基本上都是使用的小额捐款和非定向捐款,只是目前还没有做到与每个捐款人逐一对应具体项目。”他表示,“但是,公布红十字会所花的每一分钱,这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请给我们时间,我们会一步一步去做。”他告诉。

马耳他政府宣布修订入籍法 提高外来投资移民入籍门坎
清洁电力后盾 推行电动汽车成全球共鸣
2016春运将开启全国民航春运将运送旅客5455万人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