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李宏对冲基金今年落沪

发布时间:2019-06-10 11:19:07

李宏:对冲基金今年落沪

本报 贺江兵 上海报道

4月底,《华夏时报》应邀来到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思高方达基金服务(上海)有限公司(Citco)。在公司前台,遇到了一批年轻人。前台工作人员告诉,他们都是前来应聘的。

随后, 思高方达(上海)董事长李宏接受了本报专访,他表示,今年将会允许对冲基金落户上海,并在国内筹集资金投向海外市场。他同时介绍说,中国内地尚无一家对冲基金公司。对冲基金对建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是极其重要的,民众对对冲基金普遍存在误解,其实,对冲基金利大于弊。

与美国对冲基金大鳄索罗斯父子私交甚好的李宏还透露,索罗斯之子将接替索罗斯。

Citco集团旗下的基金服务公司“Citco Fund Services,CFS”CFS,拥有全球6500亿的基金行政管理量,凭借着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19个独立战略中心为对冲基金、基金中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及基金委托管理账户平台提供独立行政管理服务和中后台服务。

李宏表示,在条件不成熟的市场,请不来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对市场制度完善具有建设意见。

年内放行对冲基金

大陆基金形似神非

李宏对《华夏时报》表示,上海金融管理部门已经起草好放行对冲基金的有关报告,今年将允许对冲基金进入。相关部门已经征求过他的意见。

据李宏介绍,对冲基金并不是投A股市场,它把钱投到海外去,因此对中国市场影响不大。但也有人担心,钱投到海外去跑掉怎么办。“所以现在就通过我们这样的行政服务商,监督它的投资,保证回报是准确的,钱以后还得回到国内,所以它是一个封闭的系统。”

“我觉得这是第一步,真正了解对冲基金的运营,虽然它投资的市场不在国内,对投资者而言,市场风险还是在海外,投资者利用这个机会可以学到资本的进进出出,赎回申购,如何进行净值的计算,和其他服务商打交道、了解运营风险等。学会了以后,第二步、第三步才把对冲基金引入中国进行投资,那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这第一步很有意义,自上而下,政府监管部门首先设计框架,学习内容,以后可以更加自由开放。”李宏说。基于此,才出现了前文公司招募新人一幕。

在李宏看来,中国内地目前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对冲基金。“虽然在2010年有几家基金称自己是内地第一家对冲基金,我觉得他们或许是收费模式、组织机构的形式有点像国外的对冲基金,以及可以做空股指、期货这三点,就认定自己是中国内地第一个对冲基金。”

但他不认为这是对冲基金,最多是形似而已。他认为,真正的对冲基金,首先要看这个产业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政府怎样监管、投资者是否了解,这些都非常重要,然后再讲交易的工具、金融手段、怎样进行对冲风险,现在很多所谓的对冲基金收费高,但能力不见得强,说到底也没有比市场上的回报好多少,与市场相关度非常高,那不如买股指期货。

他认为今年才是对冲基金开始的一年,因为监管部门已经意识到应从海外学习许多先进的监管经验,将框架搭建起来。“我也在和市政府、市金融办合作共同推动海外对冲基金在中国设立,拟定相应的规范、流程。至于这个产业链要有什么机构加入,我认为像我们这种行政运营商再加上主经纪商,其他的像律师、会计师等都要加入。会计师可能已经从PE得到一些经验,但我认为律师事务所对这些还并不熟悉,还要学习。同时要和海外的律师事务所进行沟通,对冲基金是全球性的,很难说只做一个国家一个市场,那么对不同国家的法律法规的了解就非常重要。”

对冲基金助力国际化

内地可做的品种有限

李宏认为,允许设立对冲基金,是推动上海国际化的重要步骤,对冲基金的全球交易性推动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交易手段的更新发展,更多金融产品的推出,都是推动上海变得更加国际化的重要步骤。并不是为了引进对冲基金而国际化,而是说将对冲基金引进中国后,会加速国际化。正因为对冲基金非常复杂,引入进来后发展得很好的话,自然就成为一个国际中心。

尤其市场不成熟时很多策略无法进行,如期权等。另外对冲基金并不喜欢低流动性。所以不要担心对冲基金会不会来,也不要刻意去迎合制造一个环境让它进来,市场自然会对对冲基金做出选择。

现在想进来的对冲基金更多是从战略的层面考虑,作为棋子打通道路,而不是考虑要赚多少钱,目前中国的市场对它们而言没有多少钱可赚。

李宏介绍说,在中国大陆,对冲基金可以做的品种相当少。对冲基金有很多策略,在中国很多策略是不合适的,有些策略则可以做,比如说针对股票的量化模型、高频交易、商品期货、股指期货,还有国债期货,一些在人民币兑换上有优势的公司也可以利用境外人民币的套利空间进行操作,另外还有宏观对冲,在中国市场宏观对冲也可以做,并不是一定要去做空做多,宏观上那个事件会影响市场,它就可以进行进进出出的操作,相较其他市场,中国市场上对于宏观信息的反应速度滞后一些,这种延时就会为对冲基金产生利润空间。

“现在,随着各国监管越来越严格,国际上,对冲基金一般都把中后台交给第三方管理。以增强对冲基金的透明性。”李宏介绍说。

“我们公司其实就是一个中后台基金行政管理服务商。CFS即为对冲基金提供中后台的运营和行政服务。对冲基金分前、中、后台,前台是投资策略、交易,中台是交易交割、每日盈亏计算、DRP管理、风险管理,后台则是基金的会计、计算基金净值。现在的趋势是基金公司把中台业务外包,中后台的运营并非基金公司所长,将其外包可以把优势集中在投资上面。”

最重要的是国外的监管在推动增强对冲基金的透明度,而基金公司自己做肯定是没有透明度的,因此必须要有一个可信的独立第三方参与。所以目前全球大的基金公司都采取中后台业务外包给行政管理服务商的方式。

做好了“中后台基金行政管理服务”对基金融资是非常有利的,目前有越来越多机构投资者介入对冲基金,机构投资者不像过去普通小的投资者没有太多话语权,要求对冲基金按规范来做。

对基金管理人而言,不一定希望把中后台业务外包出去,如担心是否会泄密。李宏认为这种担心是多余的。“首先,行政管理服务是我们唯一的业务,我们不会自己砸自己饭碗,为其他利益牺牲自己名誉,因此客户信息我们是绝对保护的。同时,国外对冲基金规模庞大十分复杂,了解一两个交易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无法掌握投资者的真实意图,故泄密这种顾虑在国外不需要担心。”

对冲基金利大于弊

控风险勿因噎废食

在李宏看来,对冲基金有些问题,但是,对冲基金对制度、市场漏洞的攻击反而有利于市场日臻完善。对冲基金确实在亚洲甚至在欧美名声并不够好,它具有很强的投机性,投机是它的主要目的,但投机并不一定是坏事,从主观上它通过寻找市场漏洞快速赚钱,但从客观上来讲,它使得市场更加有效,提高流动性,为一些比较合格的投资创造一种新的另类的投资,对投资者而言降低了市场风险。

在极端经济形势下,对冲基金有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市场波动,这种情况在亚洲金融危机中较为突出,譬如索罗斯的行为。“但我认为他这种行为完全是市场手段,他是合法合规的,由于法律不太健全的时候导致波动,只能怪制度不完善,而通过这个机会发现问题完善制度,这是一个好事。”

对冲基金投资人善于发现机会,并通过杠杆的方式去赚钱,而管理者可以通过市场的方式降低波动,比如说控制杠杆率、定时定期报告头寸、风险敞口等,能够帮助监管部门控制系统性风险,或者通过交易对手方,主要是主经纪商,如银行、券商等,他们本身就是受到监管的,能够从宏观的角度控制风险。

他认为,没必要非得通过行政的手段进行严格监控,第一,对冲基金的投资者都是高净值的客户或机构,对风险的承担能力相对较强,对他们监管太严没有必要,监管的重点应放在违规的风险方面,也就是运营方面的风险,也就是说不要让他们去骗钱,避免其做出欺骗性的违法行为;第二,事实证明对冲基金不会造成系统性的风险,每年都有无数的对冲基金更新换代,都不会造成银行倒闭,不会引起系统风险。

“从这个角度讲,监管层不需要过于担心,对冲基金的利大于弊,它的利就在于能够使市场更加有效,流动性更好,让投资者去投资一些相对市场风险更低的产品,得到更好的回报,而不是说没有其他的选择。另外在运行对冲基金过程中不断发现漏洞,有助于更加完善整个金融系统。比如人生一些小病,可以增强抵抗能力,而从来没得病的人,最终可能因为一点小病而倒下。”

由于李宏曾与索罗斯创办过公司,索罗斯也是思高方达的第一个也是最大客户,李宏表示,于公于私跟索罗斯关系密切,他透露,索罗斯将会把他的对冲基金交给他儿子打理,而老索罗斯将专注慈善事业。

海南癫痫病医院
安卓网游
制作微信小程序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