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荷塘】被缚的天使(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06:09
摘要:一日倦怠,依琼窗沉思,恍恍惚惚进入了一帘幽梦,呀,那不是尘世的繁华吗?那不是曾经的战火边关么?呀,那里的土地怎么干旱成那样了?寒烟轻轻拨开云雾,咬破手指,向下一挥,鲜红的血幻化成雨落下去,清亮亮的,还带着一抹芬芳。 (一)
远古,郁葱国西郊。初秋。
一座简易高大的厂房门前,炉火熊熊,喷出的滚滚浓烟熏满了半壁天空。在这里劳作的匠人们,浑身上下皆如黑炭一般,每个人的脸上尽是用黑布捂着口鼻,只听得咳声阵阵,幽怨叹气咒骂声不断。
“哎呀呀,呛死我了!”一个年轻的嗓音哀声喊道。
“小强,忍忍,很快就歇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安慰说道。
“秦爷爷,这都是什么呀?”小强忍不住问道。
“这些都是青铜,是为了锻造飞鸟用的原材料。”被称为秦爷爷的老者回答。
“咱们为何做这个呀?造飞鸟干嘛?”小强还是不明白。
“是陛下喜欢飞,想骑上铜飞鸟在天上飞。”秦姓老者说完咳了几声。
小强也咳了几声,还想再说话,忽然被一条鞭子扫中,跌翻在地上。
凶神恶煞的工头一面轮着鞭子,一面恶声恶气骂道:“小兔崽子,不好好干活,费什么话?找打是不是?”
秦姓老者见状,一面扶起小强,一面作揖哀求道:“军爷,他还是个孩子,不要打了好不好?饶了他吧?”
“老东西,有你什么事?老子就喜欢打!与你何干?你给我滚一边去!”工头骂骂咧咧说完,抬起脚踹过去。
秦姓老者哎哟一声,“扑通”,被踢出三丈开外。
工头不由分说,又举起了鞭子......
永王府,午后。
宛如仙境的后花园,天使公主寒烟轻弹着八尺焦尾,口中吟咏着自创的诗词,为那园中正在剑舞的矫健身影伴奏,琴音缭绕,剑芒如星,端的是气壮山河,席卷八荒。
“苍穹,挥剑剑如虹。原野雄风,看我九州同。八万里调弦云铮。天龙,盘绕卧云松。金光大盛,千山缀枯荣。九重天擂鼓声声......”
静音片刻,焦尾蓦地流音忽转,寒烟复又吟道:“江湖冷兮刀锋寒,戎马天涯兮提剑为河山。一川云雨兮之尘啸,谱诗风展画卷兮撑一篙扁舟。纷乱霜华明媚红尘兮,轻叹桃花嫣红了谁?月满西楼凭阑久兮浅唱拨动心弦,尘烟;流年寒殇,始终伫立雨巷兮一抹倜傥玉树临风。静闻遗落之残香兮似水柔情,小窗念、一吟一诵一卷兮半城云烟......”
“哈哈哈!琴、词、剑舞,三方糅合,既有气壮山河剑如虹,又有云雨尘啸玉树临风,还有那流年寒殇中的似水柔情,好一副绝美的画卷。赏!寒烟,你的诗词你的琴,越发的绝妙精彩了。寒雨的剑舞可成为一流了,真是可喜可贺啊!”永王金明川不知何时来到,拍着手赞道。
“爹爹!”寒烟寒雨姐妹二人同时跑过来,一左一右拉住父亲,娇声唤道。
永王金明川拍拍寒烟的玉手,随后自袖口掏出汗巾,为寒雨擦拭着额上的汗珠,无限慈爱的对她们说道:“烟儿、雨儿,累了吧?快坐下歇息歇息。”
姐妹二人同声说道:“女儿不累!爹爹,您老也坐下吧!”一面说一面将父亲搀扶在软椅上坐了,一个温柔地揉着双肩,一个蹲下身子轻轻地捶着腿。
这时候,跟班瑞儿端茶过来,永王接过来呷了一口,忽然说道:“瑞儿,锻造坊可有人来?”瑞儿恭敬回答:“回王爷话,还没有呢?”
“哦,没人来,说明一切正常!不行!瑞儿,你快去将管家唤来!本王不大放心,要去锻造坊瞧瞧。”永王又吩咐道。
“是!”瑞儿应了一声离开了。
永王忽然感觉有些疲倦,慢慢地合上眼睛。也许是年龄大的缘故,也许是操心国事家事很累,他竟然轻轻打起了鼾声。
寒烟示意自己的丫鬟巧儿,取来一件风衣轻轻披在父亲身上,随后带着妹妹寒雨蹑手蹑脚步出花园,刚刚走到月亮门,迎面便遇上管家和瑞儿还有一个着黑衫的男子急匆匆地奔过来。
寒烟截住他们三人说道:“爹爹他老人家这会子睡着了,有什么事和本公主说罢!”
三人马上停下脚步,管家忠叔躬身说道:“王爷这阶段操心锻造坊的事,的确很累,就让他睡吧!可是、可是锻造坊出事了,急等王爷去处理呢,怎么办?”
寒雨娇声问道:“忠叔,锻造坊出了何事?”
管家忠叔将那个黑衫男子拉过来回道:“这一位便是锻造坊的总管郎景河,让他与公主说。”
郎景河拱手低头说道:“郎景河拜见烟公主雨公主!”
寒烟轻轻摆摆手:“免礼!郎总管,你倒是说说,锻造坊怎么的一回事?”
郎景河垂首答道:“锻造坊的匠人们罢工了,小的、小的弹压不住了,来向王爷请示搬兵镇压。”
寒烟闻听此言甚是惊讶:“罢工?不会吧?听爹爹说,匠人们工钱不是前几天都发下去了么?再说了,边关强敌压境,打造的可都是兵器呀,罢工可不成,我去瞧瞧。”
“公主,您有所不知呀,锻造坊打造的不是兵器,是......”
“怎么不是兵器?公主,郎总管急糊涂了,是为边关打造流星箭呢!”管家忠叔连忙截住郎景河的话头对寒烟说道。
郎景河情急之下,方知说漏了嘴,连忙改口说道:“对对对,是流星箭,小人急糊涂了。”说完,使劲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冷汗。
寒烟是何等的冰雪聪明,但是她不动声色,轻轻一笑:“那么好,烦请郎总管带本公主前往如何?”
“这个,这个......”郎景河支支吾吾地看着忠叔,那意思很明显,就是问他怎么办?
管家忠叔用眼睛示意他稍安勿躁,随后对寒烟说道:“公主,那种肮脏污秽的地方,不去也罢!”
寒烟又是一笑:“忠叔,你老人家忘了吧,我不是经常去平民窑为灾民施粥么?”
哦!忠叔忽然语塞,哑口无言了。
寒烟回身对妹妹说道:“雨儿,你且和瑞儿守在这里,莫让任何人打扰了父亲休息,违令者,拿下!”
寒雨应声答道:“好的,请姐姐放心!哪个不听话,妹子就用手中剑与他说话!”
寒烟轻点臻首,美丽的容颜仍然是含着一抹笑意:“忠叔、郎总管,前面引路罢!巧儿,我们走!”
忠叔狠狠瞪了郎景河一眼,无奈的一伸手:“公主,请!”
(二)
官道,四骑马卷土飞扬。
路两旁树木遮天蔽日郁郁葱葱,还有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野花,在草丛中,这一簇那一片的,争奇斗艳竞相开放。最自由的是五彩斑斓的鸟儿,于树枝间飞来飞去,跳跃着鸣叫着。那些翠绿的叶片呢,在西斜晚霞照耀间,涂抹了一层亮色,灿灿的,宛如柔和的轻纱在风中轻舞......
寒烟无暇欣赏眼前美丽的景色,她的心里急呀!原来,原来父亲一直都在瞒着她。她的叔叔,也就是当今皇上哪里是在打造流星箭,而是异想天开打造什么“铜飞鸟”。寒烟在心里埋怨道:“叔叔啊叔叔,边关如此告急,您还有闲心玩什么飞鸟,真是玩物丧志,更是劳民伤财!如此下去,国将不国了!爹爹呀,您老也是,为何不告诉女儿实话?国难当头之际,您也不劝阻皇上,都糊涂了么?”其实,寒烟哪里知道,她的父亲永王,已经不止一次的劝阻了,奈何皇上只是当耳旁风,嗯嗯啊啊地打马虎眼。至于为何瞒着她,当然是怕她去质问皇上,怕她惹恼了皇上,降罪永王府。按理说,叔叔还是很宠爱她这个亲侄女的。但是,自从上个月那个选秀事情后,皇上好像就与她疏远了。原本,皇上选中了那府的那 ,谁知那个那 有心上人,死活不肯入宫。惹得皇上龙颜大怒,要降罪那府,强娶那 为妃。寒烟知道了此事后,马上入宫见驾,引经据典说了半个时辰,总算是饶了那府。那 呢,自然是与心上人双宿双飞了......
“忠叔,还有多远的路程啊?”巧儿一声问话打断了寒烟地沉思。
“巧儿姑娘,莫急,大约再行个三、四里路,就到了。”忠叔大声回答。
西郊,锻造坊。
几百名匠人们与几十名官兵对峙,僵持着,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空气中那一抹火药味愈来愈浓......
“二哥,怎么办?人,越聚越多啊!”工头惊慌地问旁边一脸严肃的头目。
“还不是你惹的事?这功夫才知道害怕了?孬种!不过别怕!大哥去搬救兵了,估摸着马上就到了,先稳住他们。”工头、头目与郎景河非常相像,毫无疑问他们是兄弟。
老大郎景河是总管,老二郎景水是监军头目,老三郎景山是工头。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这个锻造坊成了他们郎氏天下。
但凡美差事身后都有一个很深的根基,郎氏背后之人,便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宦官洪月久。说起这个洪月久,谁都知道。此人善于察言观色溜须拍马,喜好钱财。郎氏兄弟克扣匠人的粮饷,向朝廷虚报人数,所得不义之财,都流进了他们的腰包。除了孝敬洪月久的,剩下的兄弟三人平分了。本来这些天,风平浪静的无事,都是这个老三郎景山,只因为喜好耍钱,老婆劝解无效,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告知父母。老丈人闻听此事大发雷霆,登门将他臭骂了一顿。郎景山心里憋闷烦躁,将那一口怨气发在匠人老秦和小强身上,活活打死了这一老一少,惹怒了众多匠人,激发了民变。
“弟兄们,和他们拼了,狗日的官兵拿咱们不当人看,每日里累死累活地干,别说银子没见着,连饭都吃不饱,还要挨打受气,如此下去,咱们能挺多久?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这样死得痛快!”一个洪亮的声音。
“对!拼了!王大哥言之有理!”
“为秦老汉和小强兄弟报仇!”
“拼了!冲啊!弟兄们......”
众人义愤填膺情绪高涨,仿佛潮水一样涌上来。
形势突变,一场流血事件将要发生......
千钧一发之际,寒烟赶到了。
寒烟封号是“天使”,早已名声在外,众人皆知,大家俱都安静下来。
(三)
永王府。
金明川不知睡了几个时辰,猛然间惊醒,他站起身来问道:“烟儿,雨儿,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咦?人呢?瑞儿,瑞儿!”
“王爷,小人在!”瑞儿听见喊声连跑带颠的奔过来。
“爹爹,您醒了?”寒雨不知何时也走过来。
“雨儿,你姐姐呢?”金明川甚感奇怪。
“爹爹,锻造坊出事了,姐姐去处理了。”
啊?永王大吃一惊,急匆匆地向外就走,口里说道:“坏了,坏了!瑞儿,快去备马!”
寒雨莫名其妙,娇声问道:“爹爹,怎么了?”
“唉!”永王叹了一口气,“雨儿,什么也不要说了,快和我走!”
“爹爹,去哪里啊?”寒雨仍然是摸不着头脑。
“进宫!去见圣上。”永王一面回答,一面拉着烟雨快步走出花园。
大门外,瑞儿早备好了两匹马,永王催促着烟雨公主,二人跃上战马,箭一样向皇宫驶去。
瑞儿目送王爷与公主拐过街角,这才步上台阶。
“瑞哥,王爷和雨公主这是干嘛去?”左边守门的阿三很好奇地问道。
瑞儿不满意地瞟了他一眼:“与你何干?瞎打听什么?好好守你的大门。”
站在右边的阿四见状,佯装嗔怒地轻斥着阿三,回头对瑞儿堆着笑脸:“瑞哥,甭理他!他就是改不了乱打听的毛病。以兄弟猜测,王爷和雨公主一定是进宫面圣去了,对不对?”得,这不还是打听么?只是他将问话转了一个弯。
“去去去!好好守着!”瑞儿懒得回答他,呵斥了他一句,转身关上门。
“呸!什么东西!”阿四狠狠骂了一句。
“人家走了,你才敢骂,有意思么?”阿三挪揄道。
“闭嘴!”阿四狠狠踹了阿三一脚。
阿三哎哟一声,揉着屁股:“阿四,你还真踹啊?”
“我就不明白了,什么事那么急?不会是因为锻造坊吧?”阿四低声地嘀咕着。
“那怎么办?用不用告诉洪公公?”阿三也低声问道。
“恩,应该是的,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放信鸽。”阿四一面回答一面急匆匆地走了。
永王将寒雨留在了午门外,那是因为家眷没有宣召,不得入殿。他刚刚踏进偏殿,就瞧见好友光率大夫崔圣豪迎上来。
“哎呀呀,我的永王,您怎么才来啊?快去见驾罢!寒烟公主被皇上绑缚午门了!”
永王闻听好友之言,心中一凛,身子踉跄了一下,颤声地说道:“本王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圣豪,到底是怎么个情形,你可知晓?”
崔圣豪连忙扶永王坐下,关切地说:“王爷保重!怎么?您还不知道?今个儿锻造坊出事了。那里的工头无端地打死了两个匠人,激起了民变。烟公主当即斩首了工头,又将监军重打了三十军棍,还扣押了总管。这些呢,公主做得都对,圣上不满意,也没说什么。可是,千不该万不该,公主不该毁了铜飞鸟。她还指责皇上劳民伤财,说皇上只顾着自己玩耍,不想着边关多少将士正在浴血奋战等等。另外还有那些奸邪小人,不住地煽风点火添油加醋挑唆。皇上震怒之下,将烟公主绑缚了午门,就等着午时三刻问斩了……”
永王闻听好友一席话,心中更急了,猛然间站起身来,眼前一黑,险些跌倒,被崔圣豪又一把扶住:“王爷,您别急,皇上一向是宠爱烟公主的。她、她不会有事的。圣上只是一时愤怒,过后气消了,就会放了公主的。王爷,您、您千万别急!”
“是啊,王爷,您不要急,没事的。”众大臣一起随声附和。
“不行!我要去见圣上!”永王猛地推开众人,踉跄着走出偏殿。

共 696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武侠小说,是类型小说中最为多彩的一支奇葩,不同作者在题材,手法,审美意识与趣味上,可谓是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武侠的任性和狂想,让我们很难要求它有一个限定的条条框框,它往往是凌驾于现实之上,而又超越现实或者表现现实社会的某些现象,把我们带到一个虚拟的世界,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被缚的天使》,一看这标题,我不由想起古希腊神话《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天神普罗米修斯盗来火种送给人类,激怒了众神之主宙斯,宙斯命令威力神和火神将普罗米修斯钉在高加索的悬崖上,暴露在雨雪风霜和烈日炙烤之中,以警告他以后不要再对人类滥施同情。而这篇小说,描写的是远古时期永王府的寒烟公主,一个富有正义感的女子,不满当时皇帝金明亮的骄奢淫逸,宦官洪月久的贪污腐败,在一次锻造坊工匠与官兵的冲突中,激起了工匠的反抗。寒烟公主赶到那里,了解了真实的情况,得知这个所谓的锻造坊并没有打造兵器,而是为皇帝打造飞鸟,而工匠们辛苦劳作该拿到的工钱也被朗氏兄弟勾结洪月久克扣了。为了伸张正义,义正视听,寒烟公主斩了工头,打了监军,扣了总管,毁坏了飞鸟,而且还指责皇帝不顾国家危难,劳民伤财贪图自己享乐。被震怒的皇帝将寒烟公主绑缚午门外,将她杀害了。被害的寒烟,一缕芳魂,飘飘渺渺飞至仙境,位列仙班,倒也逍遥快活……这篇小说,虽有悲剧的特质,但却将现实与虚幻揉为一体,行文颇有娱乐精神,是一篇格调清新,颇有新意的轻武侠小说。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作者把古典诗词于融合在小说中,让小说更具可读性。欣赏雨飞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梅雪有梦】
1 楼 文友: 2014-10-11 1 :22:48 雨飞,好精彩的小说,辛苦了,问候你!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0-11 15:02:54 好棒的编者按!赞一个!梅雪,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4-10-11 1 :25:49 雨飞的小说就是与众不同,你似乎把唐诗宋词都揉捏进来了,而且,行文流畅,没有语病,人物性格突出,文章内容具有思想性。在虚虚实实中把远古的故事引申开来,让人们能够来想到现实中的一些事情。欣赏哦!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0-11 15:04: 1 谢谢梅雪雅评!问好!
 楼 文友: 2014-10-11 1 :26: 8 问候雨飞,祝你写作愉快,精彩不断。我们,共同期待你的精彩!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回复  楼 文友: 2014-10-11 15:05:48 梅雪,在荷塘我们共同演绎精彩!
4 楼 文友: 2014-10-11 1 :47:00 精彩小说,学习了!问好!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0-11 15:06:44 谢谢淡雅欣赏,问好!
5 楼 文友: 2014-10-11 15:07:55 祝雨飞佳作连连,精彩不断!!
回复5 楼 文友: 2014-10-11 17: 7:02 谢谢社长欣赏!
6 楼 文友: 2014-10-1 14:05:29 这篇小说不同于一般走套路的武侠小说,有自己的语言风格,值得一读。
回复6 楼 文友: 2014-10-1 15:1 :11 感谢秋人老师雅赏!问好!小儿眼屎多
便利妥特大号纸尿裤
小孩口臭
儿童中暑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