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油炸女鬼系统 第6章 池塘夜聊

发布时间:2020-01-17 02:12:00

油炸女鬼系统 第6章 池塘夜聊

老头心事重重的回到了村里的祖公庙,这地方两人住了也有好几个年头。

屋子中间的神台上摆放着公祖牌位,占了几平米的位置,虽有有点简陋,但总的来说还是挺宽敞的。

“臭小子,又特么跟我装死是吧?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又拿着我的看那啥苍,什么姐姐的!起来,问你点事。”

老头点燃了香祭拜完后走到了夜落床边。

公祖苗常年都不间断点着蜡烛和香,不仅屋里到处都是这种味道,连人的身上都带着这种浓浓的香火味。

“老头啊,这大半夜的,都几点了还不让人睡觉!没看到我正在长身体吗,还不让我好好休息…你也真是的,不去睡觉瞎操什么心啊?”

夜落蒙在被子里,十分不情愿的耍赖道。

“你个臭小子!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我就不敢打你了是吧?还好意思跟我说长身体?你要真睡着了我都懒的喊你,居心不良!把还来!我要把那个什么,姐姐删了!看把你能的。”

“哎哟!”

老头对着被子重重捣了一拳,随后哼的一声掀开被子,一把抢过夜落手里的山寨诺鸡鸭。

这是村长李贵正好置换新,然后为了方便联系顺便给老头用的。

说出来你可能的不信,这是老头第一个…

在老头和夜落没搬到拐子村前,临近几个村里,拐子村是最邪门的地方。

尤其是在村中多年不用,年久失修的小学下面,有一口水井,每到夜里十二点。

准时会从水里冒出个死人头,从耳朵伸出两只手,提着只红灯笼在井边嗷嗷乱叫。

嚷着什么哟西,八嘎压路,大大滴花姑娘的,别提有多吓人了。

在村里住了几天,偶然听到村民闲聊提起这件事,老头一向嫉恶如仇。

又听是个鬼子,更是留它不得了,随后在村长远远的见证下,将那鬼子头一剑戳爆了。

村长一看,这可不得了,真正能捉鬼降妖的高人,在哪不受欢迎?

经过了李贵的一番劝留,老头同意带着夜落暂时先住一段时间。

没想到,这一住就是三年。

渐渐的,老头成了拐子村德高望重的三百公,随着名声传开,在临近的几个村子都备受尊崇,连镇上的领导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所以,有本事的人,不管在哪都能受到别人的尊重,尤其是老头这种淡泊名利,又是非分明不助纣为虐的本事人,村民都是发自内心的敬戴。

“臭小子,成天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老头一本正经的拿着朝屋外走去,一步两回头就训一句:

“迟早把身体看垮了,还想长身体?”

“啧啧啧,没想到现在科技发达了,连人都能弄进里面,时代在变了啊!这玩意上茅房的时候拿出来看看,确实能解解闷…不错,不错。咦,这是什么招式了?老车推汉还是老推汗车来着?”

老头一边松了松裤腰带,一边津津有味的拿着品头论足道。

“这是老汉推车啊!”夜落悄悄跟在老头后边,伸长了脖子盯着那男女交缠的画面,听到老头说的不对,一时没忍住出声纠正了下。

“沃日!臭小子你想吓死我啊?你不是要睡觉吗,跑出来干啥?”冷不防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吓的老头一个激灵将那一抛,眼看就要落到水里。

一个黑影嗖的一声就蹿了出去,见那在离水面还有五公分的位置被夜落接住了,老头这才松了口气。

“嘿嘿,我怕师傅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正好我也想上茅房…”夜落语气讨好道。

“喏,拿去!”说完,老头会心一笑,抽了一张手纸递给夜落。

没想到这叫苍什么姐的,居然能让那没良心的混小子在自己面前卖乖,不容易啊!

夜落翻了翻白眼道:“不是吧老头,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啊?一张怎么够擦?一会没擦两下就破了…”

老头没好气道:“你傻啊?多折几下不就好了?”

这老顽固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操作了?夜落拿着手纸愣了一会,才呆呆道:

“老头,这么与时俱进的话你都上哪学的?”

老头有些得意:“这你就不懂了吧,时代在进步,我总不能一直拖后腿吧?”

夜落“…”

漆黑的夜里,两个不正经身影的蹲在池塘边上,伴随着时不时不明物体的落水声,水里密密麻麻聚集了一群鱼,在抢着什么。

夜落指着屏幕兴奋道:“哇,老头,这个好,那身形跟个葫芦似的…”

“你懂个屁!这个长的跟桃子一样的才…你今天都吃了什么玩意,怎么臭成这样?”老头拍开了夜落的手,忽然闻到一股鸡蛋味,连忙捏住鼻子。

夜落早就捏住了鼻子,嘿嘿一笑:“吃了三个鸡蛋,五个番薯…”

老头有些嫌弃道:“你小子故意的吧?哪个放屁臭吃哪个。”

“老头,我们两个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起喂鱼了…”忽然,夜落语气一转,情绪不知怎么的就低落了下来。

老头将收好放在面前的空地上,叹了口气:

“你刚会爬的时候,我就带着你东奔西跑,亡命山林,这些年也是苦了你了…连一天学都没上过。”

上学有啥好玩的,难道不去那什么学校,自己就不识字了吗?随后,夜落一脸无所谓道:

“老头,你别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的晚年也不至是奔波的劳碌命,虽然这几年的生活总算安定了下来…”

“臭小子,你是不是偷偷拿我生辰八字去算了?”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夜落提前完事后,在老头刚回过神来就溜之大吉了。

“没有全算,我就是推演了个大概,大概你懂吧?”见夜落跑了,老头骂骂咧咧的正要站起来追,忽然想起屁股都没擦。

远远听着老头站在池塘边气急败坏的声音,夜落一阵无语,MDZZ,聊着聊着自己怎么把这茬给说出来的,看来今晚是回不去了。

“没办法,今晚就到攸宁那将就一晚吧…”说完,夜落就钻进了通往村子的小路。

很快,夜落就来到一间瓦房前,瓦房前后有两个一大一小的院子,前屋院子的围墙不算高,也就到夜落胸口的位置,很容易就翻进去。

“算了,攸宁现在也长大了,我大半夜的跑人姑娘家…好像不太合适,看来能投靠的只有土地公了…”

见屋里点了灯,夜落算了下时间,现在这会也差不多是夜里一点了,他把手搭在围墙上。

忽然又犹豫起来,正当转过身要走时,余光随便扫了一眼,发现屋子一边的门,是虚掩着的。

攸宁向来是个警觉性很高而且又细心的女孩子,而且自己也没少交代她要好好保护自己和妹妹,不太可能睡觉的时候忘了把门关紧。

“不对劲,有股奇怪的味道…”夜落心头突兀的泛起了一丝警兆,他想也不想就立刻翻身跳进了院子。

水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龙门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南宁哪家好
扬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