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格斗孤兒被網友們“逼回涼山” 最擔心一幕還是來了

发布时间:2019-04-01 23:40:21
原標題:格斗孤兒被網友們「逼回涼山」,我們擔心的一幕最終還是來了題圖:視覺中國如何看待「恩波格斗」山區孤兒練武,參加表演賽,后被網

原標題:格斗孤兒被網友們「逼回涼山」,我們擔心的一幕最終還是來了

題圖:視覺中國

如何看待「恩波格斗」山區孤兒練武,參加表演賽,后被網友聲討,最終政府要接回這些孩子?

知友: 王志安(4700+ 贊,知乎編輯推薦)

格斗孤兒:終于被「逼回涼山」

昨天,成都恩波俱樂部,一場殘酷的離別在哭聲中上演。涼山州越西縣政府工作人員和12名孩子的監護人來到這里,要強行將在這里訓練的格斗孤兒帶走。

▲ 現場抹眼淚的孩子們

恩波俱樂部一共有18 名來自涼山州的孩子,其中有17名來自越西縣。輿論發酵后,已經有5名孩子在第一時間被監護人帶走,剩下的12名,跟隨恩波俱樂部去了馬爾康。在馬爾康期間,剩下12名孩子的監護人,一直在和恩波俱樂部聯系,還是要把孩子接走。我們《局面》欄目,就是這個時候對孩子們進行的專訪。

采訪孩子時,我們都心懷僥幸,希望《局面》的節目播出,這些孩子的命運能夠改變。畢竟孩子們在接受采訪時,都明確表示自己不愿意回去,我們的節目也介紹了孩子們在恩波俱樂部生活,學習,訓練的全貌。他們在這里生活很好,晚上也在上文化課,更重要的是,他們在這里有夢想,有希望。

但是,事與愿違,我們擔心的一幕最終還是來了。

還記得我采訪時說不走的那個阿杰么?他的爸爸出車禍去世,媽媽拋下他們姐弟三人改嫁了。他來恩波俱樂部已經有兩年,網上最早流傳的視頻里,就有他的影像。

▲ 阿杰被爺爺拖拽著

昨天,他被爺爺強迫按了手印。爺爺是拿著印泥印在阿杰的手上,再拿著寫好的協議貼在孩子的手指上,必須走。阿杰哭成了淚人,其他孩子也哭成了淚人,教練,還有恩波也哭了,現場哭成一片。

▲ 阿杰被迫按了手印,哭成了淚人

昨天晚上,我重新打開我采訪這些孩子們的視頻,阿杰在采訪中神采飛揚。

說到自己的文化課成績不好,只考了50多分,他不好意思地笑;看到他說山里的孩子第一次看到大海,「原來海是那么大,海水是咸的」;看到他說自己的偶像是李景亮,將來要打UFC,看到我問他,「想回去么?」他說,「我不回去」。「如果非要你回去呢?」他重復一遍說,「我不走」。

看完采訪,再看哭著聳動的肩膀,被爺爺拖拽著離開的阿杰,悲從心來。

▲阿杰曾經說什么也不愿意回去

世界上最殘忍的事情,莫過于給一個人希望之后,再從他們手上奪回去。

我相信,在這樣的輿論風暴下,這些孩子被帶回大涼山,短期內一定會得到「妥善」的安置,但問題是,這是關心么?這是愛護么?這些孩子經過幾年的訓練,拳腳已經有模有樣。他們飛躍過天空,見過大海,他們現在需要的是實現自己的夢想,登上UFC的賽場,而不是一個簡單的課桌和學堂。

▲墻上掛著俱樂部隊員的照片

什么叫以愛的名義傷害,大約就是這種吧。

當他們沒有飯吃的時候,告訴他們將來會好的,要有夢想;

而當他們真的有了理想,并且為之奮斗的時候,又和他們說,你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學習,這個不行。

心痛,無語,悲涼!

▲ 離開的車上,孩子在傷心的哭泣

這些孩子們的未來,會面臨更多的未知困難,他們也許要拿出比之前「走出來」時更大的勇氣,才能面對更加困苦的現實。更大的可能是,他們會在「無微不至」的關心下,讀完小學,然后,泯然眾人。像他們的父輩一樣,在那個毫無希望的土地上,種土豆,吃洋芋,外出打工,甚至偷盜,吸毒。

很遺憾,我們的節目沒能改變這些格斗孤兒的命運。我們能做的,就是聞訊后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全程記錄下了這真實殘忍的一幕。

有時候,媒體的力量很強大,一篇報道的發酵,讓這些走出大山的孩子,再次被逼回涼山。

而有時候,媒體的力量又很渺小,你傾注再多的注意力,也無力改變。

此刻,這些格斗孤兒們應該剛剛回到他們熟悉而陌生的大涼山,說祝福太虛偽,我只希望,未來的某一天,他們坐在田間地頭勞作間隙,還能記得他們在恩波俱樂部揮汗如雨的時光,記得他們和王局一起談論理想時,眼中的光芒!

我會永遠記著!

知友熱評

在微博上看了《局面》的采訪和跟蹤,很難過最后這個結局。謝謝王局!

——卞卡

知乎機構帳號:VICE 中國(80+ 贊,知乎編輯推薦)

相較于那些苦澀的淚水我們卻看到了少年心氣

——藏族格斗少年們另一個版本的人生

對于恩波格斗里這些突然被打上「格斗孤兒」 標簽的孩子們來說,打拳是一件關乎命運的事。

在恩波格斗之前,我們最先接觸的是四川省奧龍摔跤隊。聽說摔跤隊的資助者是信奉藏傳佛教的生意人。在四川,這種養著一批來自川西地區格斗選手的拳館,并不止恩波格斗這一家。通過摔跤隊教練的引薦,我們才得以進入恩波綜合格斗訓練基地。

一部分小孩正在教室里上中文課,一部分小孩正在進行摔跤訓練。再往里走,是成年選手訓練區,俄羅斯籍大教練正在監督一線選手們進行拳擊訓練—— 那是我們第一次見到班瑪奪基。

他獨自一人躲在角落里,見著攝像機在拍他,他不害羞,也不好奇,默默地繼續訓練。

對被專門培養成為職業格斗士的他們來說,從高原上下來,從深山里出來,加入恩波格斗的那一刻,他們就改寫了自己的命運,突圍而出。在應當肆意揮霍青春的年紀里,他們在成都遠郊的農貿市場里度過青春期,遠離城市文明,拒絕外界誘惑,刻苦訓練,期望有朝一日能站在UFC 的國際舞臺上。

我們見面一年后,在《武林籠中對》職業格斗比賽中嶄露頭角的班瑪奪基,被電影導演相中,即將出演以熊朝忠為原型創作的電影《金色腰帶》,演男一號。

班瑪奪基現年19 歲,他擁有了在UFC 以外的第二個選擇—— 成為武打明星。

資料圖

制片人說:「因為這個人物角色的背景跟奪基比較相似」

他在7 年前做了一個決定,這讓他過上了吃喝不愁的生活。7 年后的今天,他站在人生的第二個拐點上,被更多人看見,有了名氣,也有了選擇。

「這幾年我像是一直在高速路上跑著,別人可能會拐一下,轉了個彎,但是我沒有。」 班瑪奪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們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資料圖

恩波格斗背后的是非對錯,不需要我們去評價。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而恩波格斗像是游走在灰色地帶的邊緣社會,在這里,人與人之間用拳頭對話。恩波給川西貧困家庭的孩子、孤兒們,建造了一座城堡,卻又像一座圍城。

輿論發酵之后,我問俱樂部經理:

「真如網絡報道所說,孩子們被遣返回原籍地了么?」

經理說:「是的,已經走了一批。」

「但回去之后怎么辦呢?」

「我們也沒辦法啊。」

我們跟隨班瑪奪基,紀錄下他2017 年的首場戰役,跟他見了見電影制片人,一起回了趟阿壩州。

文字:四寶(制片人)

相關Tags:

婴儿便秘怎么办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热是什么情况乙型流感症状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