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终末之龙 第七百八十九章 承诺(上)

发布时间:2020-01-16 21:32:11

终末之龙 第七百八十九章 承诺(上)

“就是今晚呢。”

泰丝突然开口道。

正在收拾餐具的娜里亚闻声回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夏焰之夜。”泰丝说。

她盘着腿坐在床上,正对着半开的窗。黄昏的天际透着一抹奇异的淡紫,干净得没有一丝云霞。再过一小会儿,璀璨的星辰就会点亮整个天空仿佛夏夜盛放的焰火。

“如果他敢扔下我偷偷摸摸去跟某个精灵约会,就算对方是那个跟星星一样闪闪发光的精灵王我也会一刀捅死他们。”红发女孩儿托着她小巧可爱的脸,恶狠狠地说。

“我敢发誓,他绝对不敢。”娜里亚叹气。她已经记不清这是泰丝第几次声称要因为第几种可能的原因弄死诺威,但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没有敲晕了她跳窗逃走,也没有不管不顾地握着刀冲出大门她只是坐在那里,扔下一个比一个凶狠而空洞的“如果”。

娜里亚觉得,内心深处,她其实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是不敢去面对。

转身逃避,而不是正面拒绝。以泰丝的性格,这是极其少见的怯懦。娜里亚明白她应该尽可能地让泰丝回想起更多可她就是不忍心,哪怕泰丝在自欺欺人,她也愿意柔声附和。

有人轻轻叩敲了房门,在得到允许之后才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探出半个头。

“呃”埃德笑得殷勤又忐忑,“你们还需要什么吗”

娜里亚毫不客气地把餐具通通塞到他怀里。

“不算太难吃。”她说,“淡啤酒再来一罐。”

老实说,埃德能鼓捣出一顿像模像样的晚餐她已经十分意外尽管味道确实难以恭维,她心里仍有些不是滋味。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小莫还我”泰丝皱起脸问他。

“很快,很快”埃德慌乱地眨着眼,迅速缩了回去。

泰丝瞪着他消失的地方,眉毛挑得越来越高。

“他有事瞒着我。”她十分肯定地说。

“哦,他有大把事瞒着我们呢。”娜里亚不满地撇嘴

“不。”泰丝一跃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冲向门外。娜里亚吓了一跳,不假思索地拦腰抱住了她,泰丝却没怎么挣扎,只是一脚踹开了门,冲着门外大吼一声:

“埃德辛格尔你把我的小莫怎么啦”

咣咣啷啷一阵乱响。埃德脚一滑,摔在了楼梯上。

片刻之后,他从楼梯口探出头来,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你们不会相信的”

“说说看”泰丝气势汹汹地抱起双臂,“如果你敢骗我看在甜心的面子上,我会让你死得好看一点的。”

伊斯在推门而入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屋子里诡异的气氛。他谨慎地停下脚步,很快就反应过来,那齐刷刷转向他的目光看的并不是他,而是那只端端正正地坐在他肩头的小动物。

他看向埃德埃德躲躲闪闪地避开他的视线,心虚地摸着下巴。

伊斯无奈地摇摇头。他早该料到的这人根本不会撒谎。尤其是面对自己的朋友,只要稍稍施加一点压力,埃德简直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斯科特居然指望这家伙能够保守什么秘密伊斯对此很有些不可思议。他一把抓住了本能地想要逃走的小猫鼬,拎着它的脖子把它扔到了桌子上。

“自己解释。”他说。

泰丝立刻两眼放光地扑了上来,牢牢地把小猫鼬锁进自己怀里。

“解释”她大叫。

“叽”小猫鼬僵了一僵之后开始奋力挣扎。

“你要勒死它了。”伊斯冷静地提醒,大步从他们身边走过,自顾自地找酒喝。

这简直莫名其妙。他气恼地想。

明明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时候,偏偏因为这种见鬼的、闹剧般的意外而让人怎么也没办法保持紧张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世界要么永远也不可能灭亡,要么就其实已经灭亡了吧。

他自暴自弃地灌下一大杯淡而无味的啤酒,木无表情地看着“小莫”终于得到了一瓶墨水和一大叠纸,认命地跳来跳去写写划划。泰丝捶着桌子笑得死去活来,轻而易举地接受了这件事,似乎完全不在意她喜欢的那个高大温和的精灵变成了一只毛绒绒的猫鼬而且有可能永远都是一只猫鼬,即使能幸运地保留自己的意识,也活不过十年就会死去。

她是那么聪明的女孩儿,不可能想不到这个。但此刻她爽朗的笑声不像是逃避,倒更像是宣战。仿佛这一点意料之外的惊喜已经迅速点燃了她的斗志,让她能够振作起来,继续不屈不挠地对所有阻碍她幸福的敌人张牙舞爪,死磕到底。

令人惊讶的,旺盛而热烈的生命力让他的忧心忡忡显得简直多余。

埃德抬头向他耸耸肩,像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恼怒与忧虑。

“总会有办法的。”

他用夸张的口型无声地告诉他,因为疲惫而发红的双眼,依旧像他们初识那天一样明亮而坦率。但有些东西,终究是不一样了从前他说出这句口头禅的时候,多半只是抱着天真的期望,如今那却是某种坚定的承诺。

好吧。

伊斯无奈地对自己叹气也只能这样了。如果这些家伙打定了主意要完成一件连巨龙都没能成功的事,他也只能为此而竭尽全力。毕竟,一条龙总得好好守护自己的宝藏而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在意的宝藏,也不过这么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而已。

半掩的门再次被推开,斯科特和菲利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两个人都怒气冲冲,脸色阴沉。然而屋子里的气氛实在欢乐得有些诡异,让他们又不自觉地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真热闹啊。”尼亚的声音从伊斯头顶飘了下来。不知什么时候溜进来的盗贼笑嘻嘻地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向下张望。

“有什么我能参一脚的吗”他充满期待地问。

“你应该说我们。”

另一个带笑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未完待续。

上海远大医院张雅君
万州区第四人民医院
长春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治牛皮癣海南哪家医院好
泰安最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