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江海逆流 第二一七章 江方水齐再现明德村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7:23

江海逆流 第二一七章 江方水齐再现明德村

蓝天他们就藏身在明德村的村长家前的老榕树里,外面的街道真是热闹非常,齐傲生许佩佩,贺元贺旦站在邢亦和舞银后面,齐傲生后面则是一大推的村民,扛着锄头,拿着镰刀,各个怒气冲天,慷慨激昂。

而站在邢亦和舞银对面的是,居然是盛帝旁边的左右双煞,江方和水齐,也是让蓝天和风铃都皱眉的人。想不到这次焦冷华会派出他的得力助手,可见龙凤帝国对这次任务的看重,而站在江方和水齐后面是一些看起来像学生的年轻人,人数大约十来位。

小奥奇怪小声的问说:「为什么没有看到如浅姑娘?」

蓝天的金眼往前后方扫描,才发现有一些民兵跟在贺祥宣后面,正快速的移动要到村庄来,而贺祥宣正在分配大家的战斗位置,如浅就跟在贺祥宣旁边,很明显的她是在保护未来的公公,这个位置也不晓得是谁帮她出的主意。

蓝天轻声的回说:「已经在村子口的外围,她在保护贺祥宣,未来的公公。」

风铃微瞇着双眼仔细地往远方瞧,也瞄到如浅的身影出现在村子外,她也小声的说:「这种媳妇好,保护公公,不保护自己的老公,大义凛然,令人敬佩。」

蓝天用有趣调侃的口吻问风铃说:「妳希望咱们未来的媳妇是这样吗?」

风铃愣住了,隔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的说:「我希望未来的媳妇能够保护和照顾好我的儿子,我并不希望她大公无私到这种地步,嗳呦,这如浅会不会每一次都站错位置选错边,所以才没有人注意到她的优点和好处。」

蓝天捏着风铃的脸颊说:「妳很幸运,妳的老公和爷爷都比妳厉害,妳不须要烦恼站错位置选错边。」风铃别过头狠狠的咬了蓝天的食指,小奥憋着气轻声的偷笑。

蓝天看着天空,时间刚好是午时,双方人马显然才刚要接触。

邢亦抢先发言权大声说:「这次不是天无典下令要村民交出女子一名,怎么是龙凤帝国的人来捉人,莫非是你们自己要用?故意嫁祸给天无典。」

江方和水齐,绝对想不到会在这个偏僻的小村落遇到熟人,这可是比被雷电劈到的机率还要低,今日好死不死的居然被他们碰到。

江方生气的说:「邢亦,你这个天龙帝国的叛徒,想不到躲在这里当老大,今天我就代表盛帝清理门户。」

邢亦声音宏亮的说:「到底谁是天龙帝国的叛徒今天就讲清楚,我的女婿如家当年为了天龙帝国,千年前是如何誓死保卫焦家,按照天龙帝国的律法如家早就可以封侯拜相,可是后代子孙却为了反对和天凤帝国缔结联姻,如今却被说成叛国罪,不仅被抄家,还要牵连外家,这个毫无血性天理的天龙帝国,凭什么说别人是叛徒,还要清理门户。」

蓝天很聪明,听到这段对话,已经大致明白邢亦和天龙帝国间的恩怨,风铃看着蓝天,蓝天摸摸风铃的头,轻声温柔的说:「继续看下去,好戏在后头。」

水齐傲慢的说:「叛徒就是叛徒,哪来那么多废话,学生们上前杀敌,手下不必留情,杀越多,奖赏越多。」

邢亦还是声音宏亮的说:「要杀要战都无所谓,我邢亦都奉陪,只是你们要讲清楚到底站在哪一边,我们今天是要和天无典的家族对战,你们龙凤帝国的人插什么手?」

所有的村民有的举起锄头,有的拿着镰刀大喊说:「赶走天无典家族,我们不要奉献女子给天家,天家滚出潮州城。」

明德村的村长也走了出来,站在邢亦旁边对着江方和水齐说:「请问你们两位是谁?如果与天家无关的人,请麻烦赶快离开我们的村庄,今日我们都是为了保卫家园,要与天家拼命,你们就不要在这里搅和。」

贺祥宣在村口看着里面似乎要动手了,便命令自己训练的队伍围住主要通道,他自己可是很紧张里面的情势,他对着如浅说:「我进去帮大家,妳自己要保护好自己。」

如浅马上用手语说:「贺叔叔,我跟着你,保护你。」

贺祥宣欣慰的笑说:「如浅,我知道妳担心着贺元,妳还是去找贺元吧!」

如浅犹豫着不回话,贺祥宣暗示着如浅,那我们一起进村吧!

而在村子里,江方和水齐两个低头讨论,江方说:「我们虽然是假借天无典的名义,但却是奉命来灭村,如果活口一个都不留,就算让他们知道我们是代表龙凤帝国来杀他们,应该也无所谓,顶多出了这个村,就放话说是天无典杀的,这样也是达到目的。」

水齐也认同的说:「死人是不会说话,我们只要把天无典借机杀人误传到别村,以讹传讹本来就是人性,这招绝对管用。」两个很有默契的点头。

江方随即对着前方众人,开口大笑的说:「随便你们怎么说,反正我们今天是来灭村的,一个也不会放过,天无典也好,龙凤帝国也好,这又如何?」

邢亦不齿的说:「原来龙凤帝国就是蛇蝎帝国的别名嘛,潮州城明德村碍着你们什么,说灭村就灭村,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你们凭的又是哪条法,江方,水齐,你们不要太嚣张,虽然明德村是个小村落,但是有我和舞银在,你们休想猖狂,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个巴结鬼跟在焦冷华旁,这些年还会有什么进长?」

江方对着后面的学生喊着说:「龙凤学院的学生全部上,把他们当作你们最好的训练标靶,尽量杀,等着领赏。」

所有的学生听到江方的喊话,全部喊杀一拥而上,齐奥生和许佩佩一马当先挡在最前面,贺元对着村长说:「你先带着村民躲到后面,刀剑无眼,你们还是避一避,我爸爸很快会带民兵过来帮大家。」

村长赶快疏散着村民,这些村民唯一会的就是耕田务农,真正的打架,当然是不行,他们也知道自己的斤两,纷纷撤离主战场,贺元和贺旦马上加入学生的战局,贺祥宣看到自己的儿子正以二对四勇猛的激战,他也不犹豫的快速加入战局。

邢亦对着江方,水齐对着舞银,他们太久没见,彼此都在衡量着彼此的程度,他们在太阳下,对映着满地的白雪,汇聚出阵阵的杀伐之气。

如浅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祖父母,又回头看着贺祥宣,又转向看着贺元,她茫然紧张的双手交缠不知道要先帮谁?嗳,这个如浅真可怜,总是不知道要选择站在那一边。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耳边响起蓝天的声音:「如浅姑娘,我建议妳赶快去帮贺元,以妳的功力,那些学生都不是妳的对手,妳尽量速战速决,等妳解决所有的学生,贺元一定会对妳刮目相看,至于妳的祖父母,我会负责。」

如浅吓了一跳,赶快抬头望向着榕树这边,风铃赶快伸出头对她摆摆手,如浅也不笨,她不再犹豫,纵身跳进学生的战局,快速的决解掉贺元的其中一位对手。

贺元对着如浅说:「如浅,我不要妳冒险,躲到我后面,我保护妳。」如浅摇头,挡在贺元前面,迅速猛烈的又击杀一位学生,贺元看的目瞪口呆的问说:「如浅,妳哪个时候这么厉害?妳不是武功一般吗?」

其实从贺元十三岁到龙岩学院就读后,就没有注意到如浅武功的变化,更何况如浅也不愿在贺元面前炫耀,贺元还以为如浅只是一般的平凡女子,会个几招防身,并没什么特别。

就在贺元闪神发楞不注意时,一把匕首武魂朝着贺元的头部飞来,看样子是躲不过,贺旦大叫,贺祥宣也同时回头叫着:「贺元快闪。」

贺元回神的时候,夺命匕首已经近在眼前,如浅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速度,抱起贺元飞在半空中,又用右脚把匕首踢回去,还给原主人,原主人还不知道清楚发生什么事,就死在自己的武魂匕首中。

这时候众人才知道如浅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贺元在半空中被如浅抱着转了两圈,如浅才重新降到地面放下他,并且用手语说:「我们赶快帮大家。」

贺元傻楞楞的点头,茫然然的随即和如浅又即刻投入战局中。

尉犁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南阳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湛江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